系统应对中美金融博弈

2020-09-15 0

  新冠肺炎疫情这一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前所未有,令美国损失惨重,金融财富大幅缩水,可能面临史上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美国急于将疫情“政治化”,转嫁危机,凝聚民意,以扭转国内政治不利局面。与此同时,美联储激进的市场干预,给全球经济埋下隐患,由此产生的金融风险值得警惕。

  继贸易摩擦、科技封锁之后,金融博弈山雨欲来,我国亟须做好系统性应对预案。

  金融博弈山雨欲来

  当前,美对华态度已由上世纪后期的“战略接触”、21世纪初的“战略竞争”演变为“敌意打压”,特别是特朗普应对问题时以服从眼前政治目标为主,导致疫情期间中美关系进一步复杂化、严峻化。

  美国在与竞争对手的博弈中,曾广泛使用金融手段,以实现其全球战略和政治经济目标。目前,美国以《国家紧急经济权力法》《国家紧急状态法》为基础,以《爱国者法案》《国防授权法》等为补充,以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和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等金融控制和制度结算体系为工具,已形成由总统主导、国会立法干预、州和地方政府辅助管理、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具体操作的金融制裁实施体系,并实现全球覆盖。

  美国参众两院跨党派议员联名发起草案,要求没收我国持有的1万多亿美元美国国债,并冻结包括黄金储备在内的在美资产,以向我索赔。这令广大网友惊呼:“‘庚子赔款’不能再度上演!”无论“对华索赔草案”最后能否通过,金融武器这一美国惯用的手段,都值得我们警惕。

  美国可能采取的手段和工具如下:

  冻结在美资产。极端情形下可能冻结外汇储备、黄金储备、持有美债等。冻结资产是美国最惯用的手段。2003年3月,小布什政府曾宣布没收伊拉克政府和伊拉克中央银行存放在美金融机构中的19亿美元,归美财政部所有。

  切断利用美元通道。可能利用SWIFT及CHIPS系统切断美元贷款、贸易结算与支付渠道,禁止外汇交易。此外,美还可能通过限制“代理账户”和实施第三方制裁,使效力进一步扩大。

  实施资产管制和投融资禁令。将重点行业、目标企业或机构列入实体制裁名单,实施资产管制;发布中长期融资禁令,禁止进入美国资本市场融资、商业融资或在美境内投资及开展相关业务等。

  当前,美正处于“疫情战时”状态,但即使在疫情急剧恶化态势下,对华遏制也丝毫没有松懈。须高度警惕美方任意妄为,导致局势全面升级。

  防范美国输入金融风险

  疫情期间,为稳定金融体系,支持家庭、企业、州和地方政府的信贷流动,美联储建立了11项信贷和流动性工具,从而稳定短期融资市场和为整个经济中的信贷提供更直接的支持。但与此同时,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与联邦政府债务规模创历史新高。6月美国疫情的二次暴发拖累了美国经济复苏的速度,不排除美联储会进一步加码。瑞银预测,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今年可能会突破8万亿美元。

  美联储激进的市场干预,给全球经济埋下了隐患,加大输入性风险:一是美联储成为最后信用担保人,市场风险偏好提升,投资者追逐风险资产可能催生新一轮资产价格泡沫。

  二是在今年经济衰退的背景下通缩压力大于通胀,但未来可能给资源进口国带来输入性通胀风险。在全球经济贸易不振的环境下,有可能引发竞争性货币贬值,扭曲全球贸易和供应链体系。

  三是加大美元海外融资风险。鉴于全球出现“美元荒”,离岸美元债市场经历抛售潮。尽管近期情况缓和,但一级市场发行仍受影响,且今年中国离岸公司美元债将迎来偿债高峰。随着境外美元融资成本飙升,债务违约风险上升。

  四是警惕美联储实施负利率政策带来的全球溢出风险。目前,美国疫情仍在恶化,市场隐含的美债收益率水平约为-1%。在现有货币政策空间用尽的极端情况下,美联储选择负利率并非绝无可能。若美债收益率转负,各国中央银行和国际金融机构本已下降的美元资产配置将更加困难,要么持有负收益的美债,要么转换为黄金、其他货币资产甚至风险资产,资产保值增值的压力将明显增大。为此,需要全面守住防范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危机面前,做到“手里有牌”

  在这场危机面前,须坚持底线思维,综合运用多种手段,做好防范准备。

  构建中国金融制裁政策框架。一是必要情况下可冻结美国在华企业的资产,进行深度国家安全审查。二是禁止美国企业在华从事威胁国家安全的相关商业活动,禁止企业和个人采购被制裁美国企业的服务、产品和技术等。三是审查和制裁美国在华金融机构相关不正当行为。可借鉴美国、英国、欧

To Top